在少儿编程存量与增量的市场中,傲梦编程在线1对1靠什么破局?

行业资讯 发布时间:2018-09-25

时间拨回到4年前,袁哲栋还在一边开发手游,一边创办少儿编程项目,当时问津者寥寥,有一些家长加了微信咨询后就杳无音讯了。

4年后,微信里至少有3-5个多年未联系的家长突然发来微信咨询少儿编程,甚至报了课程。

对于这奇妙的反转,傲梦编程创始人袁哲栋内心有些欣喜,“说明大家的确对少儿编程有了认知,有了需求。”

创业4年,袁哲栋经历了市场沉浮,也带领公司从0到1摸索出了适合自己的道路。现在,傲梦编程主打线上1对1,推出STPS教学模式,即通过情境、思考、操练、演说4大环节,让课堂充满互动性和自主性。

近日,傲梦编程获得了1.2亿元B轮融资,该轮融资由好未来共赢基金(学而思主体公司好未来旗下教育基金)与IDG资本两大巨头联合领投,前海母基金跟投。

接下来,傲梦将加大投入课程研发力度,继续扩展优秀的师资队伍。

袁哲栋分析称:“目前,少儿编程是一个存量市场和增量市场相结合的赛道,在未来的竞争中,提升运营效率和口碑将变得尤为重要。”

“做线下门店亏得想放弃 ,线上1对1规模化效果会更好”

“美国的孩子很小就在学习编程,也因此出现了很多技术人才。我觉得从经济的发展趋势来看,中国也会越来越流行起来,而这个事情需要有人去做。” 作为一名工程师,袁哲栋很早有这样的直觉。

2014年左右,袁哲栋是一名手游创业者,但他认为编程一定是世界的未来。

于是,就是在那个时期,袁哲栋在工作时间做手游,业余时间探索少儿编程项目。

当时,为了方便获客,傲梦编程做的还是线下大班课。在上海这样的大都市,很多家长比较超前。有家长发现后兴奋地说,“哇,终于有人开始开编程课程啦!”

但是,残酷的现实是,当时大多数家长还比较难以接受少儿编程,因此,门店经营惨淡,“借的100多万亏光了,我心灰意冷,都要放弃了”,回忆起创业历程,袁哲栋感慨万千。

面对挫折之时,家人和朋友给予了袁哲栋充分的支持,重燃信念的袁哲栋也坚信,只要找到合适的模式,编程教育大有可为。,2015年,袁哲栋辞掉手游工作,全职做傲梦编程,并尝试做线上1对1,在跑通整个流程之后,2016年年底彻底转型线上1对1。

“1对1更容易规模化和标准化。如果老师能做好引导,那么相对容易保证课程质量,更容易看到效果。”袁哲栋认为,相对于线下“魔鬼班”,线上1对1的规模化效果会更好。

线下之所以称之为“魔鬼班”,是因为由于孩子学习程度不同,性格各异,课堂纪律特别混乱,“一节课差不多90%的时间都是在维持课堂纪律,效果很差”。

而在2015年左右,袁哲栋认为线上1对多小班课没有太大的机会:

第一,少儿编程的学员密度不及少儿英语,组班存在难度;

第二,少儿编程的课程深度的逻辑性比较复杂,连续性很强,落下后很难跟上,后面协调补课会比较花费时间。

在袁哲栋眼里,即便是现在,做小班课可能为时尚早,“少儿编程还处于一个增量的市场,保证质量非常关键,1对1就是保证教学品质的最好方式。1对1成熟之后,未来可能会有不同的产品形态。”

1.jpg

(傲梦编程线上1对1界面截图)

傲梦引入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、北师大、华东师大等院校的专家参与课程研发,组建起上百人的独立教研团队,并自主研发了在线1对1互动式编程教育平台,通过实时视频+语音+画笔+代码的交互,让学生能与老师无障碍交流。

跑通线上1对1的过程中,除了班型本身,傲梦编程对于教学模式的探索花了较长时间。

2017年,傲梦获得了数千万人民币的A轮融资,投资方包括青松基金,东方富海、原子创投和知名投资人王刚等。

目前,根据傲梦编程透露,傲梦已经覆盖了国内外近50个城市超过10万个家庭,复购率超过90%,客单平均1.5万。

竞赛升学和素质教育两个课程体系,代表存量市场和增量市场两大方向

在少儿编程领域,很多地方与在线少儿英语是不一样的,教学模式、课程体系等都需要创业者一点一滴地去摸索。

可以说,2014-2015年的在线少儿编程是一个相对空白的市场。而袁哲栋不得不经历从0到1的过程,“这个过程可以说非常难” 。

在探索的过程中,袁哲栋要求团队做到三点:

第一,必须要让孩子是有收获;第二,必须让孩子感兴趣;第三,家长必须能够感受到孩子的变化。

围绕这三个“必须”,傲梦编程会根据学生的需求来调整课程方向。傲梦编程采取1对1课程参照美国计算机教师协会K-12教育标准,创新编写不同体系的阶梯式课程。

根据袁哲栋介绍,傲梦编程首创STPS教学模式,即通过情境(Scene)、思考(Think)、操练(Practice)、演说(Speak)4大环节, 每节课是项目式教学,以兴趣为始,以创造为终。

STPS教学模式就是:

情境(Scene)——因为编程比较抽象,所以,我们必须让孩子能够和生活中的一些情境,或者一些认知挂钩,让他进一步了解编程的内涵。

思考(Think)——通过老师的引导,让孩子去思考,是问答形式的思考过程,并不是老师干巴巴地去讲,孩子一味地听。

操练(Practice)——一对一学互动很强,孩子可以随时去练习。不用上20分钟之后再练习,可以一边上课,一边练习。

演说(Speak)——从认知心理学角度角度而言,说跟不说对于脑功能的激发点不一样,孩子能够自己总结之后说出来对脑功能的发育是更加完全,也代表孩子吸收了课堂内容。

傲梦编程每节课40分钟,袁哲栋要求每一个老师遵循STPS教学模式,并且学生每一节课都要有一个比较完整的作品。

2.jpg

3.jpg

(傲梦编程线上1对1界面截图)

根据学生们的需求,傲梦编程将教学规划分为“人工智能与竞赛升学”和“素质教育与艺术创造”两个方向,包括7种主流编程语言与17个级别的课程进阶体系。

当前,傲梦编程的课程体系有:Scratch游戏艺术设计、Javascript艺术设计、C++、网页游戏开发、NOIP奥林匹克信息学竞赛、Python人工智能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最近,教育部刚刚出台的《关于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管理办法(试行)》指出,原则上不举办面向义务教育阶段的竞赛活动。也就是说,小学初中学生参加NOIP奥林匹克信息学竞赛可能会受到限制。

对此,袁哲栋认为该政策不会对傲梦编程产生影响,“相反,这是一个好事情,说明国家对素质教育越来越重视。实际上,我们的NOIP奥林匹克信息学竞赛是一个顺势而为的课程。我们课程低年龄阶段以素质教育为主,主要培养孩子的思维方式和学习方式,高年龄阶段才涉及竞赛课程。”也就是说,傲梦编程涉及竞赛的课程较少,且达到一定年龄阶段后才会涉及。

袁哲栋进一步解释,“从目前来看,少儿编程这个市场一定是存量市场跟增量市场结合的,从存量市场来看,高中的竞赛必不可少,但是,从增量市场来看,低年龄段孩子的素质培养肯定是越来越重视,而我们的课程也正好是这两部分的结合,且重点在增量市场上面。”

今年确实能看到市场的增速,少儿编程的创业项目层出不穷,公开资料显示,据不完全统计,今年我国有百余家少儿编程的创业公司涌现。

袁哲栋认为,虽然市场增速很快,但目前实际上还未达到激烈竞争的阶段,就连大家所在的地域都不同。

但相同的是,大家都在拼命往前跑。

B轮融资后,傲梦编程将继续贯彻因材施教的教学模式,教学的相关研发与师资团队扩建依旧是重中之重。

除了课程的持续迭代,傲梦编程预计将在下半年推出“全国青少儿在线编程竞赛平台”,该平台将为全国学习编程的青少年提供一个交流与竞技的在线工具,帮助孩子们在课后巩固学习内容并开发出更有创造力的作品。

此外,傲梦编程还将开发更多新的课程辅助工具与小程序,确保教学服务的质量。

“未来,运营效率和口碑非常关键,谁能率先做好这两项,就能杀出一条路出来。当然,我希望是我们。”袁哲栋如是说到。

资讯快读

发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