朴新教育美股IPO:新东方门徒的“安博大跃进”

  • 2018-06-16
  • 2138

1.jpg

主营K12培训和出国留学的朴新教育于今日(6月15日)在美国纽交所上市,计划发行720万ADS,发行价区间17-20美元,预计融资额度为1.23亿-1.44亿美元。

朴新教育成立于2014年,四年间,除了自建校区,朴新还收购了48家教育机构,一跃成为全国第三大综合性课外辅导集团。招股书显示,朴新已覆盖19个省份,35个城市,建有397个学习中心,拥有4000+全职教师及教学顾问,学生人次超过127.57万。

与其它教育机构相比,朴新教育最大的特点是其特殊的发展模式——安博式投资并购+新东方式投后管理。其招股书还披露,上市后募集资金中,仍会拿出70%用于继续收购潜在标的。

“赌徒+精算师”的沙云龙,正带领着朴新教育上演一场“安博+新东方”的戏码。今天,沙云龙也像12年前的俞敏洪一样,站在纽交所的敲钟台上,敲响属于自己的IPO。

一、赌徒+精算师

2013年11月16日,新东方高调地在人民大会堂举办20周年庆典。期间,俞敏洪、陈向东、周成刚、沙云龙等7位高管合唱了一首《我的未来不是梦》,并为共同的未来之梦举杯欢庆。

日后事实证明,杯子与杯子碰撞,不是共同的梦想,而是相似的分离。仅仅一个多月后,陈向东便宣布离职。又过了半年,沙云龙也正式告别新东方。

沙云龙离职的三天前,还曾为陈向东庆祝,从新东方离职后,陈向东于2014年6月创建跟谁学,通过O2O模式,线上匹配师生资源。7月的后海,燥热中夹着凉风。当晚,沙云龙喝高了,醉眼酩酊地说:“决定离开新东方了。”后海盛不下渤海的抱负,新东方也圆不了沙云龙的上市梦。

1976年,沙云龙出生于大连,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读完本科后,回到老家开了一家培训机构。但为了走近当时的“留学教父”俞敏洪,他来到乐虎国际手机网页版,加入了新东方。一干就是13年。

从教托福阅读干起,凭借出色表现,不久后沙云龙便被派到广州新东方学校当校长,当时他才25岁,是新东方最年经的校长。2006年,沙云龙从羊城调到帝都,从地方到中央的他升至集团副总裁,主抓东北区和华北区。之后,又被委命管理乐虎国际手机网页版新东方学校。2010年沙云龙成为新东方最年轻的高级副总裁,负责集团的学校管理、项目管理和利润提升等工作。2013年因工作需要,再度兼任乐虎国际手机网页版新东方学校校长。

“新东方三驾马车”俞敏洪、徐小平和王强,最后只留下了参加过三次高考的俞敏洪。“新东方后三驾马车”周成刚、陈向东和沙云龙,最后也只留下了参加过三次高考的周成刚。

2014年7月15日,长发、一米八三、叼根烟,喜欢穿着一身黑衣唱粤语《爱拼才会赢》的沙云龙正式告别新东方,新东方后三驾马车时代至此结束。

沙云龙很低调,他离职创办的朴新教育也很低调。他不希望引起任何媒体和同行的关注,因为被盯上就会被模仿和被攻击。这方面,朴新和不久前在美上市的尚德尤其相似。沙云龙和欧蓬也极其相似,一样崇拜“黑暗森林法则”,一样出生于东北,一样毕业于人民大学。

此前,i黑马曾撰文《尚德教育美股IPO,杀手欧蓬的传教士生意》,称欧蓬就是“杀手+传教士”,对比来看,沙云龙更像是“赌徒+精算师”。

沙云龙决定创办朴新教育的那一刻,就展开了一场豪赌。

他没有像传统教育那样一个校区一个校区地扩展,而是借助资本的力量不断收购,然后拼盘上市。沙云龙不止一次鲜明地提到,“朴新的目标就是上市”。

i黑马曾采访沙云龙的同事,他们对沙云龙的评价是谨慎、细致、好学,“在管理上,如果说开源节流,他更在乎节流,甚至到一张纸、一只笔,他都会去考虑”。所以,精算师一面,使得这个赌徒又能走得格外平稳。

精算师的“开源节流法”在业内格外出名。2013年,当沙云龙再次兼任乐虎国际手机网页版新东方校长时,就有人发微博称:“1.学费肯定要涨了,而且从国外部涨起;2.成本又要狠命压了,而且从教师待遇下手;3.加强销售驱动。”不久后新东方的财报显示,行政管理成本下降了5.6%。

沙云龙认为,“教育培训行业的本质是商业,是要盈利的。它是商业当中的服务业,是服务业当中的连锁,又是连锁当中的直营连锁”。

分析近年来的教育市场,能发现地方教育机构的日子并不好过。一方面,新东方、好未来等教育巨头不断扩张,挤压二三线教育机构市场;另一方面,在线教育企业从天而降,凭借大流量低成本不断夺取用户时间。

地方教育机构由于体量较小,无法独立上市,与其在竞争中缩减,不如“聚沙成塔”,拼盘上市,名利双收。甚至有校长开玩笑地跟朴新说,“只要能把学生从学而思那抢回来,不给钱也卖”。沙云龙看清了教育市场的趋势,也读懂了地方校长的心思。

沙云龙的创业思维逻辑主要有六点,层层递进,分别是:匡时、取势、弘毅、笃学、力行和彻悟。

首先,与时俱进尤其重要,即匡时。我们要明确ART原则,即目标、资源、时机。如果一个人目标定错了,不会很严重;如果不能将资源和目标合适匹配,属于中级错误;但是如果错过了时机,就是高级错误,因为时机对于创业是决定性因素。

第二点是取势,取势比明道重要,明道比优术重要。要有两种思维,一种是政治性思维,一种是经济学思维。要掌握三种技能:技术技能、人际技能和概念技能。技术技能顾名思义,人际技能包括谈判沟通冲突处理妥协领导力,概念技能则是把握大方向的能力,透过概念看本质的能力,防止只见树木不见森林。

第三点是指弘毅,即鼓足干劲提升士气。首先要有一个比较大的志向,其次勤奋必不可少。创业成功的首要条件是肯干投入,第二是要容忍。有的时候,人不是被激励出来的,而是不被伤害出来的。创业团队如果取得不了共识,就会导致成本极大。

第四点是笃学。知之至也,知本。任何事都要抓住本质,只要抓住本质这件事就做成了。那么创业的本质又是什么呢?创业不是生产,创业不是挣钱,是要先贴出钱来,创业是一个消费,是一个体验,是一个回忆。

第五点是力行。行之至也,得贤。对于一个企业来说找到合适的人才是最重要的,在用人方面,要遵循选人要准、管人要严、用人要狠、对人要好的原则。

第六点是彻悟,要改善心智模式。要接受他人接受自己,接受错误接受失败,要时刻保持乐观的心态,向善向上。

二、安博+新东方

朴新教育的打法显而易见:安博式投资并购+新东方式投后管理。

招股书显示,朴新3年的时间并购了48家学校,现在朴新覆盖19个省份,35个城市,建有397个学习中心,拥有4000+全职教师及教学顾问,学生人次超过127.57万。

2.jpg

朴新覆盖的19个省份

3.jpg

朴新收购48家企业

安博式投资并购需要强大的资金支持,沙云龙背后主要有三股力量。

一是传统的资本机构,这里面有朴新A轮投资方挚信资本,B轮投资方华中、中金、海通国际;二是沙云龙在新东方期间积累的同事人脉,朴新天使轮投资方是天津朴贤教育科技合伙企业(i黑马注:该企业显示共有27位股东,其中不乏董智、杨浩、谭春香、罗柯、李钢等原新东方地方校长和集团高管),这也是沙云龙同事人脉的一个缩影;三是沙云龙长期从事留学教育,其学生大多家族显赫,同时也有不少学生从事金融行业。

后端有资本支持,朴新便可以在前线不断地买买买。当然,朴新的收购会集中在K12培训和出国留学这两个细分领域。

收购K12培训类机构,朴新会选择二、三线城市的千万级别的教培机构。2015年,朴新在太原就连续收购了太原福布斯教育和太原美康教育。以福布斯为例,其业务纵贯小学、初中、高中,其中小学业务是营收主体,占三分之二。朴新接盘后,直接砍掉高中业务,在初中业务上选择低价班导流招生,生源从第一年800多人飙升到第三年6000多人。

收购出国留学类机构,朴新则倾向于该行业第二梯队的教育机构。2017年,朴新相继收购了啄木鸟教育和环球教育(环球雅思),从而短短半年内,朴新留学业务规模逼近10亿元。对此,有人认为,朴新这一系列动作主要是为上市做整体布局,对标模仿新东方(i黑马注:新东方如今做得最大的两块业务,就是线下培训和语培),以便在美国讲好“另一个新东方”的中国教育故事。

据校长运营圈观察,朴新的收购方式针对每个机构不太一样,虽然都是现金+股票的形式,但较小的机构以现金收购为主,较大的机构以用朴新的股权置换为主。朴新收购标的的估值计算方式分为两种:一种按年营收的50%-150%计算,一种按年利润的6-10倍计算(朴新的利润计算公式:年利润=年营收×8%)。

蓝鲸教育还披露,沙云龙与收购学校沟通时实干又冷漠。沙云龙曾对一位校长直言:“你现在维持一个学校就很痛苦,如果你想开两个那你肯定亏损;如果你想要到外地去开分校,那你这个学校就得死。按照你目前的经营方式,你培养出一个人才,就会走一个。”

当然,无论是K12还是留学,朴新收购的标的都要满足一个核心指标,即该公司的运营水平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。从而让朴新在完成安博式投资并购的第一步后,可以继续迈出新东方式投后管理。

沙云龙在新东方有13年的实战经验,乐虎国际手机网页版新东方学校的精细化管理更是沙云龙提出的,并且收购的企业都会运用朴新自主研发的PBS系统进行运营管理。

除了经验和技术,沙云龙还培养了一支全国性的教师“空降兵”。如果收购的学校教师不符合其要求,他会直接踢掉,然后调来“空降兵”直接补上。同时,沙云龙还向团队号召:“每周工作80个小时。”

现在,朴新上市的靴子已落地。接下来,人们更关注的是,朴新会成为下一个新东方还是下一个安博?

2007年到2010年,安博教育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并购,从职业教育到K12培训再到全日制学校。至2010年,安博耗资14亿元,并购达30起,然后在美完成上市。

上市后,安博股价一度攀升至每股14美元。但到了2011年,伴随中概股危机,安博股价下跌至8美元。到了2012年,又因没有如期递交年报、职业教育营收惨淡、高管离职等原因,股价暴跌至2美元左右。2013年初,安博又遭遇美国投资者诉讼财务造假。从而,不得不在2014年摘牌收场。

究其根源,安博的暴跌和摘牌还是因为自身业绩没有持续增长,导致陷入到中概股危机,拨不出来。

虽然朴新和安博的上市路径异曲同工,但不同的是,具有新东方基因的朴新团队或许能做好投后管理和运营。

除了创始人沙云龙,朴新的核心团队和收购的学校机构也多来自新东方。

朴新创办伊始,乐虎国际手机网页版新东方学校副校长张洪伟就投奔了沙云龙(i黑马注:朴新教育收购环球教育后,张洪伟便被任命为环球教育总裁),后来陆续又有新东方的人马加入。收购的美通教育、上新留学、贵格教育、筑梦堂教育等教育机构,也都是原新东方高管离职创办的。

总结来看,朴新上市后会先成为小号新东方。但接下来,朴新仍将面临两个坑,成为运营不当的安博,或者成为管理分散的新东方。沙云龙本人能力毋庸置疑,但他收购的众多校区和手下高管会做好运营执行么?朴新会不会继续走入新东方的辙印,高管的权力和利益一旦再次摊薄,仍会再次离开?

曾经困扰俞敏洪和黄劲的难题,将再度降临到沙云龙头上。

三、新东方名师的“叛走”

“新东方高管离职”这道题目,沙云龙是当局者。

2012年,俞敏洪曾在公司内部发表过《一个优秀的人的标志和特点》的讲话,简称“俞八点”,因为俞敏洪总结出优秀的人主要满足8点标志。

“俞八点”中第五点和第六点分别是“努力地追求成就感和荣誉感”和“每天都要坚持不断地学习和成长”。

“我是一个追求成就感和荣誉感大于追求财富和社会地位的人。这种荣誉感包括比如新东方去美国上市。”

“我让总裁办公会的成员来开书单好了,我开五本,陈向东开五本,周成刚开五本,沙云龙开五本,我们把二十本书的名单合起来,发到大家的邮箱里,你们今年至少读二十本书。”

“我现在读书大概一年是五十本左右,我肯定比你们忙,对不对?像沙云龙老师我估计他一年读书大概应该是一百本左右,陈向东老师也应该是至少五十本以上。”

俞敏洪在台上讲,陈向东、周成刚、沙云龙在台下听。新东方的高管在俞老师的教诲下,成为了优秀的人。而成为优秀的人必然要离开新东方。

李丰做投资,李笑来搞比特币,罗永浩做锤子手机;陈向东、沙云龙、胡敏、刘畅,离职后继续教育创业;陈武宁、许洋、孙悦海等回到大学当教授;等等。

某种程度上,新东方的基因就是“叛走”。首先新东方崇尚“名师文化”,一个人一旦出名就会滋生野心,是不愿意寄人篱下的。其次,先有“三驾马车”分道扬镳,后有俞敏洪站台“赢在中国”“坐标学院”,徐小平、王强也挑起真格基金,创始团队鼓励支持创业。都说明了,新东方的基因就是这样,你越认同,就越会离开。

当然,新东方的薪资水平十年不变,甚至下滑,则是名师们“叛走”的直接原因。

“钱没拿够,气受够了”,这是马云的名言,亦是俞敏洪的心病。

天下熙熙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皆为利往。任何一个企业只要有黄金10年,开出高于其它行业10倍的薪资,就一定会汇聚市场上最优秀的人才,当行业式微,薪资优势不再,人才势必集体转身。

四、上市

转身后的沙云龙,在四年后,再次回到聚光灯底下。

5月19日凌晨,朴新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书,拟赴美上市。招股书显示,2018Q1实现营收4.96亿元。2016年、2017年分别净亏损1.28亿元、3.97亿元。2018年一季度净亏损3.55亿元,其中有2.82亿元用于股权支付激励团队,在剔除股权激励产生的费用后,亏损4507万元。

截至到时,朴新覆盖19个省份,35个城市,建有397个学习中心,拥有4000+全职教师及教学顾问,学生人次超过127.57万。其中公司业务以k12和留学为核心,业务覆盖小学、初中、高中,提供语数英等全科课外辅导服务。

4.jpg

朴新同新、好两巨头对比

上市之后,沙云龙又会如何往下走?

根据招股书朴新教育的规划,计划采取五大策略扩大业务:第一,扩大网络和地面覆盖率,朴新计划扩大直接运营的学习中心网络、继续收购学校稳固市场份额并渗透到新城市,收购计划还将涉及到与其业务互补的公司,包括教育科技公司、互联网平台和内容提供商等;第二,提高学校的表现、规模和盈利能力;第三,培养和获得人才;第四,推动在线项目并投资于技术;第五,增强品牌知名度。

从资金用途看,收购则是朴新的连续剧。约70%的资金用于收购新学校;约15%的资金将用于在线项目和技术;约10%的资金将用于品牌推广;余下资金将用于营运和其他用途。

“赌徒+精算师”的沙云龙,正带领这朴新教育上演一场“安博+新东方”的戏码。今天,沙云龙也像12年前的俞敏洪一样,站在纽交所的敲钟台上,敲响属于自己的IPO。

敦兮若扑,敝而新成。深谙老子之道的沙云龙,低调地掩饰了一切,唯独没有掩饰自己的执着。

时间回到十几年前,沙云龙在新东方教托福阅读,晚上9点10分下课后,他经常跟同事一起到北大西门的烧烤摊喝酒撸串。有一次,沙云龙喝多了,一边拉着一位女同事的手,一边拉着一位男同事的手,不断地重复着“对面就是人大西门啊!以前这个地方没有桥。”然后,目光有些呆滞地望着远方。

上市后,沙云龙一定会怀念新东方工作的日子,如同工作时的他怀念人大念书的日子。

上市不是终局,上市只是沙云龙一个执着的梦。


热文推荐

发布